目前分類:Circus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那天,穿著破爛斗篷的高大男人來到園區。他聽到廚具們的耳語,據說男人以數枚金幣為代價通過了入口的警衛。男人四處走動著,其對園區內珍奇的動物與精采的預演沒有興趣,反而刻意在陳舊的置物櫃與架子前停下,最後來到他平常所在的木架,而他不久前才被廚師取用,正掛在廚師肥胖的腰上,油膩的抹布遮蔽著他,他得以從抹布的隙縫中觀察那男人。男人從寬大的斗篷內伸出手,輕撫著木架上的夥伴們。那雙巨大的手異樣地雪白而光滑。他體內的甚麼開始蠢動。看完木架的男人突然將頭轉往廚師的方向,斗篷內黑暗的臉龐彷彿在燃燒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他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,但他深信自己為了戰鬥而生。他有五個兄弟,他們被同樣的主人擁有。主人遠比他們見過的任何人都高大,灰白色的頭髮短而俐落,肌肉糾結的身體沒有任何印記與傷痕,因為主人是絕無僅有的無敵戰士。主人將他們裝負在腰間、胸前、肩後的六副皮鞘裡,沒有盾牌,沒有裝甲,他們就是主人在戰場的全部武裝,他們早已化身為主人的手腳與身體,透過他們,再頑強的敵人都會被主人斬殺殆盡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4 Mon 2014 21:02
  • Lion

他時常想起草原的日子。他的愛人們在外狩獵著。她們會將獵物啣回來,讓他先食用最肥美的部分。當她們在溫暖的巢穴陪著孩子時,他會坐臥在高處看顧著她們,為她們抵擋進犯的敵人。在與敵人肢體接觸的瞬間,他會融入敵人的心、通曉其意向與過往,這讓他在戰鬥中無往不利。當然,他在過程中並不好受,他時常在接觸的過程中對敵人感到同情。然而那是你死我活的草原,他深知如此,所以他殺敵時從不猶豫,直到他被帶到這個園區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2 Sat 2014 15:04
  • Whip

他與同伴們被懸掛在園區深處的木架上。他們只有在主人需要時才會被想起,其他時候就這樣無所事事地被掛著。他覺得自己與同伴格格不入。他沉默地聽同伴們閒聊。他們討厭自己的工作。他們抱怨每天被當成鞭打石頭、沙土與猛獸的工具。以他們的軀體衝撞其他存在的軀體。他們說,這樣的生活毫無意義。他沉默地懸掛著,心想自己與自怨自艾的同伴們沒有共通點。他熱愛工作。他對自身的存在感到非常驕傲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0 Thu 2014 12:35
  • Ticket

小窗外的人潮氾濫著。主人忙碌地工作著。她看著姐妹們不停地從窗口離去,跟著形形色色的人走進園區。輪到她的時候,窗外站著的是年輕的女人與矮小的男孩,男孩的半邊臉被繃帶包住,邊緣顯露出火燒的痕跡。她扁平的身體突然被充滿了憐愛的情感,她想要讓這孩子開心,想將她擁有的愛灌注到他小小的手裡,她不能治痊他受傷的臉,但她能讓他忘卻那傷痕,像個健康的男孩那般開心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