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Independent (1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你是與生俱來的獅子。爸爸對幼小的他如是說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1 Fri 2014 09:26
  • Box

在那個夢中,他擁有自己的房間。房間呈狹窄的正方形,沒有門窗、徹底封閉,他不知道他如何進入房間。然而夢中的他很自然地被囚禁著。靠著邊牆的是窄小的單人床,床邊的矮櫃上堆著陳舊的精裝書,矮櫃旁的木桌上散著枯萎的花朵。還有她。她與他在床上相擁。四周瀰漫著汗味與變質的香水味。她的嘴唇柔軟而甜美,緊貼著的胸部溫暖而迷人。他記得她騎坐在他身上激昂地扭動著臀部。他的下身充血而腫脹。然而她的臉好模糊。他怎樣都想不起她的臉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他在蔬果區反覆地翻找竹筍。冷氣呼呼地吹。超市裡人煙稀疏。幾個主婦模樣的女人在逛肉品區。小朋友們的嬉鬧聲從幾個角落傳來。他討厭小朋友。有時間的話,他可以殺了他們。在攝影機的死角扭斷他們細小的脖子,將屍體藏在桶裝爆米花牆的後面。不過他現在只想找到竹筍,媽媽最喜歡的竹筍。竹筍盛產的季節已經過去,架上的現貨乾硬而醜陋,其纖維粗大而不易消化。媽媽的年紀大了,不能讓她吃那種東西,她脆弱的腸胃只能吃新鮮的嫩筍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爸爸離開了。隔著保溫箱的透明護罩,他看到爸爸離開了。爸爸的臉很模糊,他看不出爸爸的輪廓,更看不出爸爸的表情,爸爸在笑嗎?有皺著眉頭嗎?還是眼眶濕潤而發熱著?他看不出來,嬰兒的視力是不是都比較差呢?他用力望向透明護罩外的爸爸,小手無謂地揮動著。他知道這是自己最後一次看到爸爸,就跟母親說的一樣,雖然他不可能記住這一幕的。不要走,爸爸,拜託你不要走。可是爸爸還是走了,身影迅速地沒入黑暗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瘸子倒下的瞬間,小白從腰帶兩側抽出刀子,右手正握,左手反握。小白謹慎地接近男人。刀鋒在夕陽下閃著紅光。他望著小白僵硬而猶疑的側臉。小白不可能敵得過那個男人。他知道,小白也知道。那男人瞬間就擊殺了瘸子,他看到瘸子手中的甩棍即將擊中男人,接下來瘸子就如壞掉的玩具般癱在地上,完全看不到男人的動作。他接著模擬小白的視線,想像小白將如何攻擊那男人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轟隆巨響自腦後與耳邊炸開,視線隨劇痛陷入黑暗,麻痺感往四肢蔓延,頸部以下的軀體毫無知覺,他努力撐開雙眼,眼前的漆黑摻雜著光點,軀幹宛陷在飄浮夢境般癱軟無力,睡意侵蝕著他的意識,直到他想起自己的太陽穴剛被金屬甩棍猛然擊中,怒濤般的震動在腦中爆開,他往後傾倒,失足沿著階梯滾落,最後撞上破敗花園的低矮磚牆,視界消失前的最後映像,是瘸子猙獰的笑臉,以及瘸子身後的胖子冷硬的圓臉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13 Mon 2014 13:03
  • 17 #2

到站了,爸爸。--思緒被男孩的聲音打斷,他恍惚地望著自己的孩子,曾經單手就能抱起,如今體型與力量都超越了自己,十三年前他與妻子牽著這孩子走在沙灘上時,他從未想過會有今天。那天是他初次帶男孩去海灘。那是他與她求婚的海灘。男孩記得那個海灘嗎?他不忍心問,就連他的記憶也被消磨殆盡,對她也是。他無法清楚刻畫她的臉,他忘記有多久不曾拿出她的相片。他對她最後的印象,是她在車道上驚慌的臉,那張臉如烙印般燒進他的眼瞳,曾經在每個孤獨的夜裡讓他驚醒,如今就連她都隱入回憶的濃霧裡,成了沒有輪廓的抽象人形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12 Sun 2014 21:48
  • 17 #1

他望著對面熟睡中的女孩,塑膠座椅的摩擦力拉高了她的牛仔短裙,雪白大腿與桃紅色底褲嶄露無遺,她左前方身穿陳舊西裝的中年男子沉迷地盯著她的腿間,雙臂與肩膀微微抽動,西裝褲裡的雙腿時而用力、時而放鬆,彷彿即將撲向那女孩。他想像著西裝男的行動,其會在末班公車上與喧嘩的酒吧將這種女孩逼到角落,性侵這等做為不足以平復其飢渴,西裝男的渴望唯有殺死這女孩才能紓解。他瞄著西裝男細緻的雙手肌膚,那不是用來毆打的手,或許其手心裡藏著握刀磨出的繭。他想像西裝男以刀劃開女孩的胸部,從中掏出血淋淋心臟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社區公園的空氣瀰漫著盛夏的濕熱,毒辣的陽光下甚麼都白得發亮,他拿著罐裝冰咖啡沿著石子小路前進,步行之間大口灌下微苦的咖啡,週末特有的喧鬧聲從四面八方傳來,俗氣的流行音樂與孩子們刺耳的尖叫聲如洪水般直灌他的雙耳,一股無以名狀的暴躁從體內湧出,讓他疲憊地坐在長椅上搓揉臉頰與深呼吸,精神恢復後他抬起頭,眼前的公園正被無邊的巨大烏雲籠罩,原先晴朗的天空瞬間變得陰暗,先前肆虐不已的喧鬧聲彷彿已隨著陽光而消失,偌大的公園沒入了異樣的寧靜,在這片寧靜中,來自後方涼亭的水滴與氣泡聲顯得格外清晰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們當朋友吧,女人說,手中握著緊閉的行李箱。他望著那桃紅色的行李箱,那是她去年的聖誕禮物,他們還拉著它去了某個南方小島。他並未感到悲傷,雖然在女人走出門的瞬間,心中仍泛著被挖空的虛無感。他想到失去父母那天,當時他才六歲,變形的轎車、父母血肉淋漓的臉、親友們在葬禮上的做作表情,甚麼都記得,就是想不起當時的心情,而這件事本身比失去女人還讓他沮喪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Dec 31 Tue 2013 23:30
  • Puppy

她推開家門,通往房間的走道空蕩無人,斜前方的客廳傳來綜藝節目女明星的尖銳笑聲,電視螢幕射出的光在沒有開燈的走道上閃耀著,她猜想父親已在客廳睡著,喝醉的他即使躺在馬路中間也會沉睡不起,抓緊時機一鼓作氣沖進房間就沒事了,她開心地想,悄聲將高跟鞋塞入鞋櫃、抱緊懷裡的花束,然後屏住呼吸、快速而無聲地前進,她的動作如貓般輕巧,唯獨懷懷中花束的玻璃紙發出微小的摩擦聲,房間就在眼前,然而她卻在客廳的入口處停下腳步,濃厚的酒氣與酸腐的臭味讓她雙腿發抖,母親衰頹而悽慘的嗚咽聲從客廳內傳來,她看不到母親,擺在入口處的陳舊大木櫃擋住了她的視線。她短暫地猶豫,擔憂母親的心情隨即戰勝了對父親的恐懼,她咬著牙走進了客廳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當他看到那灰白相間的小貓時,某種溫暖的殺意從身體底層漸漸活絡起來。出生不久的小貓笨拙而脆弱,纖瘦的身子隨著腳步左右搖擺,不時在路旁喵喵地叫,好像在叫喚不存在的貓媽媽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灼熱利刃般的陽光刺穿過百葉窗,他揉著眼勉強起床,身旁的她依舊熟睡,裸露的背遺留著他的咬痕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她每天都目送他出門,然後等待他回家。沒有他的家空蕩而安靜,桌椅與櫥櫃雖然使用多年,仍散發著簇新傢俱的光輝,桌面上的器皿與物件排放得井然有序,每天的結束都與開始維持相同的樣貌。這不是她的功勞,是他細膩的習慣所致,在他的安排下,她不需做家事、也不用工作,她唯一的任務是乖巧地待在家,然後等待他回家。他在日落後回家的那刻,標示著每天完美的結束。看著他出門,等到他回家,對她來說,這就是生命的全部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他熱愛建立慣例。工作以外的時間,星期一、三與五用來健身,星期二與六安排進修課程,星期天用來發呆或與朋友聚會--如果當時還有朋友的話--星期四是他僅有的約會時間,更明確地說,那是他排解性慾的時間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Dec 25 Wed 2013 12:42
  • Guzzle

她對人生僅有的期待,是很多很多的愛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某個前女友離去前曾說,他是地球上最慵懶的男人。他不認為自己值得這稱號,然而他最愛的她懂得他的慵懶--他們或許是地球上最慵懶的情侶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