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你是與生俱來的獅子。爸爸對幼小的他如是說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那天,穿著破爛斗篷的高大男人來到園區。他聽到廚具們的耳語,據說男人以數枚金幣為代價通過了入口的警衛。男人四處走動著,其對園區內珍奇的動物與精采的預演沒有興趣,反而刻意在陳舊的置物櫃與架子前停下,最後來到他平常所在的木架,而他不久前才被廚師取用,正掛在廚師肥胖的腰上,油膩的抹布遮蔽著他,他得以從抹布的隙縫中觀察那男人。男人從寬大的斗篷內伸出手,輕撫著木架上的夥伴們。那雙巨大的手異樣地雪白而光滑。他體內的甚麼開始蠢動。看完木架的男人突然將頭轉往廚師的方向,斗篷內黑暗的臉龐彷彿在燃燒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他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,但他深信自己為了戰鬥而生。他有五個兄弟,他們被同樣的主人擁有。主人遠比他們見過的任何人都高大,灰白色的頭髮短而俐落,肌肉糾結的身體沒有任何印記與傷痕,因為主人是絕無僅有的無敵戰士。主人將他們裝負在腰間、胸前、肩後的六副皮鞘裡,沒有盾牌,沒有裝甲,他們就是主人在戰場的全部武裝,他們早已化身為主人的手腳與身體,透過他們,再頑強的敵人都會被主人斬殺殆盡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4 Mon 2014 21:02
  • Lion

他時常想起草原的日子。他的愛人們在外狩獵著。她們會將獵物啣回來,讓他先食用最肥美的部分。當她們在溫暖的巢穴陪著孩子時,他會坐臥在高處看顧著她們,為她們抵擋進犯的敵人。在與敵人肢體接觸的瞬間,他會融入敵人的心、通曉其意向與過往,這讓他在戰鬥中無往不利。當然,他在過程中並不好受,他時常在接觸的過程中對敵人感到同情。然而那是你死我活的草原,他深知如此,所以他殺敵時從不猶豫,直到他被帶到這個園區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2 Sat 2014 15:04
  • Whip

他與同伴們被懸掛在園區深處的木架上。他們只有在主人需要時才會被想起,其他時候就這樣無所事事地被掛著。他覺得自己與同伴格格不入。他沉默地聽同伴們閒聊。他們討厭自己的工作。他們抱怨每天被當成鞭打石頭、沙土與猛獸的工具。以他們的軀體衝撞其他存在的軀體。他們說,這樣的生活毫無意義。他沉默地懸掛著,心想自己與自怨自艾的同伴們沒有共通點。他熱愛工作。他對自身的存在感到非常驕傲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1 Fri 2014 09:26
  • Box

在那個夢中,他擁有自己的房間。房間呈狹窄的正方形,沒有門窗、徹底封閉,他不知道他如何進入房間。然而夢中的他很自然地被囚禁著。靠著邊牆的是窄小的單人床,床邊的矮櫃上堆著陳舊的精裝書,矮櫃旁的木桌上散著枯萎的花朵。還有她。她與他在床上相擁。四周瀰漫著汗味與變質的香水味。她的嘴唇柔軟而甜美,緊貼著的胸部溫暖而迷人。他記得她騎坐在他身上激昂地扭動著臀部。他的下身充血而腫脹。然而她的臉好模糊。他怎樣都想不起她的臉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0 Thu 2014 12:35
  • Ticket

小窗外的人潮氾濫著。主人忙碌地工作著。她看著姐妹們不停地從窗口離去,跟著形形色色的人走進園區。輪到她的時候,窗外站著的是年輕的女人與矮小的男孩,男孩的半邊臉被繃帶包住,邊緣顯露出火燒的痕跡。她扁平的身體突然被充滿了憐愛的情感,她想要讓這孩子開心,想將她擁有的愛灌注到他小小的手裡,她不能治痊他受傷的臉,但她能讓他忘卻那傷痕,像個健康的男孩那般開心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他在蔬果區反覆地翻找竹筍。冷氣呼呼地吹。超市裡人煙稀疏。幾個主婦模樣的女人在逛肉品區。小朋友們的嬉鬧聲從幾個角落傳來。他討厭小朋友。有時間的話,他可以殺了他們。在攝影機的死角扭斷他們細小的脖子,將屍體藏在桶裝爆米花牆的後面。不過他現在只想找到竹筍,媽媽最喜歡的竹筍。竹筍盛產的季節已經過去,架上的現貨乾硬而醜陋,其纖維粗大而不易消化。媽媽的年紀大了,不能讓她吃那種東西,她脆弱的腸胃只能吃新鮮的嫩筍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爸爸離開了。隔著保溫箱的透明護罩,他看到爸爸離開了。爸爸的臉很模糊,他看不出爸爸的輪廓,更看不出爸爸的表情,爸爸在笑嗎?有皺著眉頭嗎?還是眼眶濕潤而發熱著?他看不出來,嬰兒的視力是不是都比較差呢?他用力望向透明護罩外的爸爸,小手無謂地揮動著。他知道這是自己最後一次看到爸爸,就跟母親說的一樣,雖然他不可能記住這一幕的。不要走,爸爸,拜託你不要走。可是爸爸還是走了,身影迅速地沒入黑暗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瘸子倒下的瞬間,小白從腰帶兩側抽出刀子,右手正握,左手反握。小白謹慎地接近男人。刀鋒在夕陽下閃著紅光。他望著小白僵硬而猶疑的側臉。小白不可能敵得過那個男人。他知道,小白也知道。那男人瞬間就擊殺了瘸子,他看到瘸子手中的甩棍即將擊中男人,接下來瘸子就如壞掉的玩具般癱在地上,完全看不到男人的動作。他接著模擬小白的視線,想像小白將如何攻擊那男人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轟隆巨響自腦後與耳邊炸開,視線隨劇痛陷入黑暗,麻痺感往四肢蔓延,頸部以下的軀體毫無知覺,他努力撐開雙眼,眼前的漆黑摻雜著光點,軀幹宛陷在飄浮夢境般癱軟無力,睡意侵蝕著他的意識,直到他想起自己的太陽穴剛被金屬甩棍猛然擊中,怒濤般的震動在腦中爆開,他往後傾倒,失足沿著階梯滾落,最後撞上破敗花園的低矮磚牆,視界消失前的最後映像,是瘸子猙獰的笑臉,以及瘸子身後的胖子冷硬的圓臉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13 Mon 2014 13:03
  • 17 #2

到站了,爸爸。--思緒被男孩的聲音打斷,他恍惚地望著自己的孩子,曾經單手就能抱起,如今體型與力量都超越了自己,十三年前他與妻子牽著這孩子走在沙灘上時,他從未想過會有今天。那天是他初次帶男孩去海灘。那是他與她求婚的海灘。男孩記得那個海灘嗎?他不忍心問,就連他的記憶也被消磨殆盡,對她也是。他無法清楚刻畫她的臉,他忘記有多久不曾拿出她的相片。他對她最後的印象,是她在車道上驚慌的臉,那張臉如烙印般燒進他的眼瞳,曾經在每個孤獨的夜裡讓他驚醒,如今就連她都隱入回憶的濃霧裡,成了沒有輪廓的抽象人形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12 Sun 2014 21:48
  • 17 #1

他望著對面熟睡中的女孩,塑膠座椅的摩擦力拉高了她的牛仔短裙,雪白大腿與桃紅色底褲嶄露無遺,她左前方身穿陳舊西裝的中年男子沉迷地盯著她的腿間,雙臂與肩膀微微抽動,西裝褲裡的雙腿時而用力、時而放鬆,彷彿即將撲向那女孩。他想像著西裝男的行動,其會在末班公車上與喧嘩的酒吧將這種女孩逼到角落,性侵這等做為不足以平復其飢渴,西裝男的渴望唯有殺死這女孩才能紓解。他瞄著西裝男細緻的雙手肌膚,那不是用來毆打的手,或許其手心裡藏著握刀磨出的繭。他想像西裝男以刀劃開女孩的胸部,從中掏出血淋淋心臟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她在黑暗的巷口下車,迷惑的情緒如雨雲般匯聚,她盤算著如何開口--嘿,會心電感應了!妳知道為什麼嗎?笨死了,但還能怎樣呢?她徬徨地走向那陳舊的建築,附近的氣氛漆黑而陰森,週遭大樓的燈光稀落而冷清。她來到建築前,整棟建築沒有絲毫燈火,她猶豫著是否要摸黑進去,隨後為這想法感到荒謬。她轉身準備離開,這時突然有人從建築內走出,那是氣惱男友沒跟自己去看傢俱的學妹。學妹的表情很輕鬆,然而看來異樣地蒼老,眼眶周圍掛著淚痕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男人溫柔地親吻她,輕巧地吸吮著她的唇,她的身體逐漸發熱,男人隨著將舌頭伸入與她交纏,同時以指尖滑過她的耳朵與頸背,酥麻感從背脊開始擴散,不消片刻她已雙腿癱軟、濕熱難耐,然而男人毫不著急,好整以暇地輕舔她的脖子,不時隔著胸罩搓弄著她的乳頭,搓弄間讓她更加焦躁,內褲已被體液浸透,溼黏的服貼感讓她既羞恥又興奮,而男人始終不動手褪去她的衣服,隔著裙子觸碰她的下體、即將碰到陰部上緣時又迅速地拉回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隔天,她跟大學時期要好的助教與學妹約了見面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背部傳來的冰冷觸感讓她逐漸甦醒,她試著移動身體,然而刺痛而僵硬的身體並未給她回應,透過勉強可動的手臂,她發現自己平躺在堆滿木屑的磁磚地板,緩慢恢復的視線與下腹傳來的壓迫感則讓她明白,她正被某個上身赤裸的壯碩男人壓制著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幾個小時像是做夢般在轉眼間過去,她現在來到客戶所在的大樓,盯著電梯的樓層顯示燈,同時回想著與小雅的對話。小雅沒有賣東西給她,也沒有刺探任何資訊,只有將礦泉水倒入厚重的玻璃杯,她們安靜地喝水,偶而與貓玩。從某個時點開始,她說起自己的事情,關於她大學的遭遇,關於她與前輩的婚外情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這甚麼?她撇著嘴嘀咕道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