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在自己的房間裡醒來。

未婚夫似乎還沒下班,被窩中的自己全身赤裸。她望著手指上的黑色戒指,想起小雅溫暖的吻。小桌旁的手機短暫震動,女助理傳訊說今晚是總監的最後單身派對。她泛起了邪異的期待感,從衣櫃中翻出從未穿過的暗藍色連身窄裙,她總是無法鼓起勇氣穿上這過度貼身的服裝。總監會因為這套衣服而興奮嗎?她想像著他拉起她的裙擺,將臉埋進她的大腿間。

就這樣,她來到總監的家,在電子樂的巨響中沉默地望著他,她看到總監解貼著女工讀生,女孩瞇著眼睛妖媚地笑,非常享受地接受著他的吻,她望著女孩微張的唇,彷彿能在吵雜的樂聲中聽到女孩的呻吟聲,女孩的內褲想必濕了,就像她那晚也被弄濕那般,這個小婊子,她在心中想道,而她早已明白,當總監將手伸進她的內褲裡時,她也成了他的婊子。

她看著總監拉著女孩走向房間,那個她高潮到失禁、有著圓形彈簧床的房間。她知道女孩將在同樣的床上脫下衣服,粉紅色的乳頭在他的舌尖下變得硬挺,女孩會像她那樣在床上貪婪地扭動。她望著他們走入,讓自己在音樂中漸漸冷靜,然後她將手中的蘇打水喝乾,穿越歡愉的人們往房間走去。

她推開房間厚重的門,聞到了熟悉的薰香,空間裡飄浮的薰香粒子彷彿亮粉般繽紛閃耀,若隱若現的粒子滲入了她的身體,讓她想起那美好的夜,當時的薰香讓她先感到迷惘、再讓她放鬆、最後讓她亢奮難耐,像是後勁強烈的酒,先讓她微醺而舒適,然後醉意隨四肢蔓延,直到身體再也不屬於自己。她突然想到小雅店裡的薰香,味道雖不同、確有類似的功效,搞不好其全部來自同樣的地方。

她關上門,身後的電子樂被隔絕在外,耳邊響起迷離的新世紀音樂,節奏不明的曲式搭配薰香讓她禁不住地委靡,她脫下高跟鞋,感受全身肌膚的敏銳觸感,連身窄裙與身體的微小摩擦讓她性慾盎然,就連赤裸的腳掌滑過了地毯讓她渴望呻吟,她想要直接躺下、在黑暗中蜷曲著、伸手至濡濕的腿間、逕自在地板扭動身體感受那快慰,然而她強忍著泉湧自腿間的饑渴,她不是為了自瀆而來到這兒。

她繼續無聲地滑步,像是從事狩獵遊戲的貓,音樂的聲響逐漸變大,昏暗而閃耀的暗藍色燈光刺著她的眼,眼前的視界有如陳年的放映機,畫面隨燈光閃爍不定。在那閃爍中她看到總監渾圓而結實的臀部,臀部肌肉隨著腰部的前後搖擺快速地收縮,傲慢地放送著無窮的力量與彈性,那臀部讓她短暫忘卻了先前的怨恨,她渴望他的擁抱,她想要以手包覆著那臀部,她想要以舌尖滑過他稜線糾結的背肌,她想要他用力掰開她緊閉著雙腿、以蠻力進入濕熱的她。

她的綺想被跪趴在總監面前的女孩打斷,女孩緊閉著雙眼竭力淫叫,苗條的身子深陷在柔軟的床墊裡,小巧緊實的臀部高高翹著承受男人下體的衝撞,衝撞中美好而誘人的波紋在臀部側邊湧現,女孩纖細的手指與床單緊緊交纏,粉色而尖銳的指甲刺穿了床單,彷彿用盡了力氣才承受住灌注於體內的巨大快感。

女孩浪蕩的臉與緊接著其臀部的總監形成詭異的對比,他面無表情地抽送著,如支架的鐵臂穩當地固定著女孩,巨大的手掌以擰碎般的力道陷入女孩柔軟的臀部、拇指不時搓弄著女孩的肛門,他快速而規律的衝撞展露出驚人的氣力,彷彿想以下體將女孩狠狠刺穿,女孩癱趴著的身體不斷地抽搐著,高潮的哀嚎從枕頭的隙縫中連連漏出。。

她望著他,先前的怨恨逐漸淡去,她想起自己的任性,想起自己本來就知道的事實,想起自己如何忌妒著他的存在,以及自己對身為女人的厭惡、對被玷污的惶恐、對規範的無奈、對放蕩的壓抑、對所有侵入物的矛盾情緒,一切的根源皆可命之為恐懼,這恐懼在她耗費無窮的心神後才形成各種原則而融入自己,她與恐懼共生著,直到面對了這個男人,男人喚醒了她的恐懼,而她要在此將之結束。

她向總監的背伸出右手,無名指上的黑色戒指微微發光,在她手指觸及他的瞬間,他挺直的背脊開始顫抖,像是觸電般地高速顫抖,毫無表情的臉開始扭曲,腰部的搖擺越發瘋狂,堅挺的陰莖如失控的打樁機不斷插進女孩的身體,女孩的叫聲既淒厲又陶醉,敞開的嘴角垂著黏稠的唾液,她禁不住對此畫面感到沉迷,彷彿連帶感受到女孩收縮著的陰道、那濡濕而失禁的陰部,她甚至開始想像著總監即將崩裂的下體與其所承受的快感。

她的視界開始混亂,房內藍光的閃爍加快,每次閃爍都讓女孩的臀部更接近她的視界,直到她意識到自己正衝撞著女孩的臀部,空間中的涼意從身體各處傳來,她發現自己全身赤裸--她失去了隆起的乳房,獲得了結實的胸肌與寬大的肩膀,她的雙臂沉重而充滿力量,她看到自己的雙手正抓著女孩臀部的肉,她看到自己的下體,與從陰毛內延伸而出的那根陰莖,那陰莖看來如此熟悉,那是她曾經陶醉地吸吮過、渴望被其進入的陰莖,那陰莖如今成了她身體。

她不再是她。她成為了他。

像是得到新玩具的孩子,她以更大的力道抓住女孩的臀部,掌握力量的實在感非常美好,女孩的臀部有如新的饅頭柔軟而富彈性,漸漸的,她的新手指刺入了女孩臀部的肌膚,她彷彿聽到女孩肌膚表皮的悲鳴,她猛然施力,像撕扯饅頭般從女孩的臀部拉下一大塊肉,血霧從女孩的臀部噴散而出,聞起來有如香水般,她在血氣中看到女孩在海灘邊奔跑,在床上與男友纏綿,在沙發上蜷曲著微笑,她知道那是個幸福的女孩,她開始笑,笑著擺動著腰,把陰莖當成堅挺的長槍,她要用這長槍將女孩通體刺穿。

女孩試著爬起來,然而在她的緊壓下動彈不得,她繼續衝撞與抽插,從女孩的臀部擠壓出更多鮮血,鮮血鼓勵著她扯下其他的肉,女孩腰部以下被她抓得皮開肉綻,沾著血的森白脊椎逐漸湧現,女孩的哭叫與淫叫突兀地交織著,彷彿女孩分裂成受刑與求歡的兩人,女孩的嚎叫讓她慾望高漲,逐漸增強的新鮮崩裂感在她的下體匯聚著。

她享受著這份從未有過的愉悅,快感即將到來,力量即將釋放,她閉起雙眼,她想起未婚夫緩慢地衝撞著自己的樣子,那可悲的交媾,她再也不要忍受這一切,這時熱流從她的下體爆出,快感如電擊般衝向她的四肢,原來這就是射精,她感到自己的四肢與身體都活了過來,她用力揮動著雙臂,原本不屬於她的手臂巨大而輕盈,每次射精都牽引著她的拳頭,用力打向女孩的腰椎,指節傳來血肉碎裂的觸感,脊椎斷裂的聲響如此悅耳。女孩的慘叫逐漸轉弱,在她將陰莖從女孩體內拔出後,女孩已被她攔腰打成兩半,肉塊與碎裂的內臟穢物沾滿了床,眼前的龜頭上滿是血液與精液,她望著那交織著乳白色的腥紅,感到無比的滿足。

淒厲的尖叫從她身後傳來,熟悉而陌生的女聲。她轉頭,看到閃爍的燈光中癱坐在地上的女人,女人的臉部肌肉因驚嚇而扭曲,眉頭與鼻樑的皮膚皺成一團,女人穿著貼身的暗藍色連身窄裙,闔不起的嘴發出歇斯底里地哭叫,那是她過去的形貌,脆弱、畏縮、可悲,被恐懼征服而原形畢露的女人,如今她已從那可鄙的生命中解脫,反倒是總監被囚禁在恐懼的牢籠裡,成了女人的總監不可置信地搖晃著頭,似乎想從不可解的惡夢中醒來。

她走向過去的自己,那被總監所進駐、已被丟棄了的自己,她想著總監的臉,那張臉如今成了她的臉,成了女人的總監像是面對妖怪般,驚惶失措地逃往牆邊,然而那女人的四肢早已失去力氣,她非常清楚那感覺,這是所謂的恐懼,恐懼曾將她的體力、意志與生命徹底剝奪,她屈膝跪下,享受著曾經屬於總監的健壯大腿肌肉,她聞到一股尿味,尿味從過往自己的腿間冒出,看來總監還不熟悉那副身體,她露出體諒的微笑。

畢竟自己也正在適應腿間的迷人小東西。

然後她伸手扯下總監身上的連身窄裙,她忘了那衣服是甚麼時候買的,但她確信是為了總監而買,那衣服如今顯得低俗而卑微,反映著失去關注的無謂恐懼,而那再也不重要了,她在過往自己的尖叫聲中抓揉著那白色的乳房,那乳房她在鏡中看過無數次,如今活生生地敞開在眼前,她感到胯下的陰莖再度硬挺,硬挺引發著亢奮與欣喜,她像是揉麵般抓著那乳房,聽著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哭叫。

她開始對那哭叫聲感到上癮。

哭吧!妳這個賤女人,繼續哭吧!她咧開嘴微笑,她想像總監會怎麼微笑,同時用力扯破了那沾了尿液的內褲,那尿味讓她沉浸於汙穢的渴望,她用力扳開那雙雪白的大腿,原來這就是她過去敞開雙腿的模樣,渴望被恐懼所覆蓋,直到渴望成為恐懼本身。她不顧過往的自己、也就是總監的掙扎,將胯下堅硬的肉棒塞了進去,女人發出哭叫聲,這哭叫聲每每讓她陷入沉醉。

這就是掌握女人的樂趣,女人的痛苦、慾望與性命都在她的掌握下,她突然感受到某種從未有過的安全。

在她終於厭倦了女人的哭叫聲後,她以左手掐住女人的脖子,女人發出乾咳聲,她則以右手猛打女人的腹部,女人的腹部打起來像是包著枯葉的豆腐,雪白腹部的肉逐漸剝離,噴出有如糖漿般的甘甜血液,在女人吐出的白沫沾到她的左手時,她因為射精而抽搐,瞬間猛然扭斷了女人的脖子,在高潮之餘,她感到一陣暈眩。

接著她感到後腦著地,模糊的視界被總監房內的天花板填滿。她試著移動身子,卻完全動彈不得,脖子與腹部傳來劇痛,下體處除了黏滯的潮濕感以外沒有任何知覺,嗅覺被尿液、精液與血液的腥臭所佔滿,像是荒謬的夢境。這時她看到總監,他全身赤裸、面無血色,臉龐、胸前、雙手與下腹沾滿了血,他張著嘴發不出聲,無法理解自己的處境,他望向她,再望向身後的床,她順著他的眼光望去,腥紅色的床上有雙跪著的雪白大腿,緊接著勉強可辨、殘缺的女性臀部肉塊。

這一切都回來了,她再度回到被捨棄的牢籠,即使她將之蹂躪、踐踏、粉碎,她終究甚麼都逃不過。她蒼涼地笑了起來,她不知道為何而笑,而總監被她的笑聲嚇到雙腿發軟,他膝蓋著地的瞬間發出沉重的碰撞聲,她聽到尿液流出的細小聲響,原來總監也是會失禁的,她滿足地想。眼前的光逐漸減弱,她知道一切即將結束,過去可悲的人生已不重要,至少她剛獲得了絕頂的滿足。

在她視界變黑以前,她看到女助理走了進來。女助理依舊穿著貼身的黑色短裙,直挺挺地走向跪坐在地的總監,像是安慰孩子的母親般輕擁著他的臉,總監身上的血沾染著女助理的衣服,女助理仍毫不在意地輕撫著他的臉,像是要告訴他一切都會沒事。然後女助理望向她,露出了然於心的微笑,她注意到女助理的眼珠是綠色的,然後右手中指戴著她的婚戒。

在女助理喀啦地扭斷總監的脖子後,她的視線終於陷入黑暗。

創作者介紹

Diary for Nothing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