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部傳來的冰冷觸感讓她逐漸甦醒,她試著移動身體,然而刺痛而僵硬的身體並未給她回應,透過勉強可動的手臂,她發現自己平躺在堆滿木屑的磁磚地板,緩慢恢復的視線與下腹傳來的壓迫感則讓她明白,她正被某個上身赤裸的壯碩男人壓制著。

男人沉重的身體壓迫著她的骨盆,左手箝著她的脖子,右手則抓揉著她的乳房,男人石礫般的手掌磨破了她的肌膚,恐懼與痛楚讓她流下眼淚,她哀求他住手,不料哀求反而撩撥起他的慾念,他以更大的力量掐住她的脖子,在緩慢站起身子的同時抓著脖子將她提起,窒息的哽嗆感襲來,頻死的驚恐讓她全身顫動,她慌忙揮打男人的頭部,男人像石像般毫不動搖,其臉龐的觸感像是水泥牆,她的手彷彿擊中堅硬的石塊般開始紅腫而負傷。

男人抓著脖子的手持續上提,她的咽喉劇痛不已,雙腳懸空的她沿著筋肉糾結的手臂俯視男人的臉龐,那張臉上沒有任何特徵,頭髮、眉毛、睫毛、眼睛、嘴唇,甚麼都沒有,只有貌似眼眶與鼻子的凹凸區域,像是賣場裡沒有臉的塑膠模特兒。她凝視著男人空洞的眼,絕望地放棄反擊。缺氧讓她的意識模糊,尿液沿著大腿內側流下,像是遭受絞刑的人,潔淨與尊嚴即將隨著生命遠去。她的雙手放鬆下垂,彷彿已將性命託付給那男人。

沒有臉的男人將她重重摔向木桌,後腦撞擊桌面的瞬間讓她眼前一黑,她聽到鐵鎚與鋸子等器械摔落地板的沉重響聲,男人鬆了手,氧氣進入了她的身體,她劇烈咳嗽,而在她呼吸順暢以前,男人抓著她的腳踝將她拉近,徒手撕碎了她的短褲,然後無聲地進入了她,她感到如刀刃刺穿般的疼痛從大腿間直衝腦門,她望著男人空白的臉開始哭叫。

急促的敲門聲將她吵醒,迷濛的視線逐漸清晰,她在馬桶上睡著了,裙子與內褲完整地穿在身上。她想起自己正在約會,這裡是店名她不會發音的當紅義大利餐廳。她離開馬桶,假意地沖了水,開門時迎面撞上不耐煩的條紋短裙女孩,女孩狠狠地瞪了她,忽地關上門。她不以為意地來到梳妝台,她的眼妝仍整齊鮮明,臉上沒有淚痕,只有熬夜造成的眼球血絲。

她點了幾滴舒緩的眼藥水,深呼吸後走出洗手間,回到男人所在的小桌。男人微笑地迎接她。她才坐下,男人就滔滔不絕地暢談太陽能面板的發展、人類文明的未來樣貌、資本主義導致的汙染氾濫等話題,顯然是延續先前的對話,她想起自己之所以離開,就是對男人的高談闊論感到無趣,沒想到因此昏睡在洗手間,還陷入早該忘卻的惱人夢境。

她望著眼前熱情分享綠能新知的男人,試著回想與他上床的情景。

男人的經驗雖然豐富,對前戲卻徹底無知。他的舌頭如破舊抹布般粗糙,她在乳頭被舔吮時感到厭惡難耐。他幫她口交時,舌尖漫無章法的抖動讓她想到甩著唾液用力呼吸的狗。她努力回憶數年內難得有過的美好性愛,配合男人的節拍發出讚許般的呻吟,下體隨著性幻想而濡濕,男人因此確信自己完成了必要的前戲。

男人掰開她的雙腿,快速進入她濕熱的身子,她以陶醉的表情叫著,在對著鏡子練習無數次後,她的演技早已趨近完美,男人的動作讓她確信無論如何幻想都不可能達到高潮,她放棄似地默數著男人衝撞的次數,在數到第三十五次時男人射精了,她緊閉著眼睛,用力收縮著臀部肌肉,刻意讓四肢間歇地抽搐,就像高潮那樣。男人滿意地抽出陰莖。她在心中默默嘆息。

這就是勉強約會的代價。

男人擁有水準以上的條件,外表英挺、收入穩定、善於安排約會,然而男人總是看不出她的意向,無論如何提供暗示與線索,他總會將話題導回他的興趣,在連續約會五次後,她仍得聽他重複國家能源政策或人類對地球的責任,經歷連番的疲勞轟炸,卻連床上的滿足都得不到,這讓她刻意點燃的熱情燃燒殆盡,原先用力睜大的雙眼與刻意上揚的嘴角都已卸下,像是疲乏的燈泡,她整個人變得暗淡無力,對食物也失去了興趣,眼前的精緻佳餚如廚餘般讓她厭惡不已。

談完近日熱門的綠能類股,男人總算注意到她懶散的表情。男人問她是否不舒服。對不起,在公司太累了--她露出帶著歉意的完美微笑。男人終於準備結帳。她暗自鬆了口氣,這絕對是最後的約會。絕對。皮包裡的手機震動著,來自其他男人的訊息,比眼前的男人更優秀的對象,只是先前沒有時間經營。淘汰掉眼前的綠能男,時間就多出來了。

男人在車上意猶未盡地持續著綠能話題,徹底忽視她為了閃避話題而偽裝出來的不適表情,這是她在高潮表情以外最擅長的表演了,然而男人忙著解釋風力發電在國內的可行性,完全沒看到她的臉,她最後索性連假裝也放棄,寬心地以鬆垮的表情直視前方,還好快要到家了。

到家後,男人提出陪她上樓的要求。她不自覺地皺了眉頭,隨後閃電般地亮出微笑,輕輕說道下次吧。當然不會有下次,她太清楚男人的意圖,過度自信的蠢蛋時常將上床與進入女人的房間視為宰制,他們因此確認著對女人的擁有與控制--即使他們連女人約會時真正有興趣的話題都不知道。

她關上門,依序上了五道鎖,安全而封閉的全然放鬆,然後在放洗澡水的同時,將男人的號碼設為黑名單。身體浸入熱水的瞬間,先前無感的性愛與乏味的晚餐早已拋在腦後,她現在想要的,是洗掉那短暫惡夢的汙穢感,她仍能看到夢中那沒有臉孔的男人,充滿破壞力的雙臂、粗糙的手掌、彷彿殺戮般的侵犯,那想遺忘卻沒有成功、彷彿咒念般糾纏著她的過去。她將全身沒入水中,雙耳陷入了吵雜的靜默,隔著水望著天花板浮動的光影,她突然好想待在水裡永遠不要出來。

創作者介紹

Diary for Nothing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