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402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• Feb 24 Mon 2014 21:02
  • Lion

他時常想起草原的日子。他的愛人們在外狩獵著。她們會將獵物啣回來,讓他先食用最肥美的部分。當她們在溫暖的巢穴陪著孩子時,他會坐臥在高處看顧著她們,為她們抵擋進犯的敵人。在與敵人肢體接觸的瞬間,他會融入敵人的心、通曉其意向與過往,這讓他在戰鬥中無往不利。當然,他在過程中並不好受,他時常在接觸的過程中對敵人感到同情。然而那是你死我活的草原,他深知如此,所以他殺敵時從不猶豫,直到他被帶到這個園區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2 Sat 2014 15:04
  • Whip

他與同伴們被懸掛在園區深處的木架上。他們只有在主人需要時才會被想起,其他時候就這樣無所事事地被掛著。他覺得自己與同伴格格不入。他沉默地聽同伴們閒聊。他們討厭自己的工作。他們抱怨每天被當成鞭打石頭、沙土與猛獸的工具。以他們的軀體衝撞其他存在的軀體。他們說,這樣的生活毫無意義。他沉默地懸掛著,心想自己與自怨自艾的同伴們沒有共通點。他熱愛工作。他對自身的存在感到非常驕傲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1 Fri 2014 09:26
  • Box

在那個夢中,他擁有自己的房間。房間呈狹窄的正方形,沒有門窗、徹底封閉,他不知道他如何進入房間。然而夢中的他很自然地被囚禁著。靠著邊牆的是窄小的單人床,床邊的矮櫃上堆著陳舊的精裝書,矮櫃旁的木桌上散著枯萎的花朵。還有她。她與他在床上相擁。四周瀰漫著汗味與變質的香水味。她的嘴唇柔軟而甜美,緊貼著的胸部溫暖而迷人。他記得她騎坐在他身上激昂地扭動著臀部。他的下身充血而腫脹。然而她的臉好模糊。他怎樣都想不起她的臉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20 Thu 2014 12:35
  • Ticket

小窗外的人潮氾濫著。主人忙碌地工作著。她看著姐妹們不停地從窗口離去,跟著形形色色的人走進園區。輪到她的時候,窗外站著的是年輕的女人與矮小的男孩,男孩的半邊臉被繃帶包住,邊緣顯露出火燒的痕跡。她扁平的身體突然被充滿了憐愛的情感,她想要讓這孩子開心,想將她擁有的愛灌注到他小小的手裡,她不能治痊他受傷的臉,但她能讓他忘卻那傷痕,像個健康的男孩那般開心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他在蔬果區反覆地翻找竹筍。冷氣呼呼地吹。超市裡人煙稀疏。幾個主婦模樣的女人在逛肉品區。小朋友們的嬉鬧聲從幾個角落傳來。他討厭小朋友。有時間的話,他可以殺了他們。在攝影機的死角扭斷他們細小的脖子,將屍體藏在桶裝爆米花牆的後面。不過他現在只想找到竹筍,媽媽最喜歡的竹筍。竹筍盛產的季節已經過去,架上的現貨乾硬而醜陋,其纖維粗大而不易消化。媽媽的年紀大了,不能讓她吃那種東西,她脆弱的腸胃只能吃新鮮的嫩筍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爸爸離開了。隔著保溫箱的透明護罩,他看到爸爸離開了。爸爸的臉很模糊,他看不出爸爸的輪廓,更看不出爸爸的表情,爸爸在笑嗎?有皺著眉頭嗎?還是眼眶濕潤而發熱著?他看不出來,嬰兒的視力是不是都比較差呢?他用力望向透明護罩外的爸爸,小手無謂地揮動著。他知道這是自己最後一次看到爸爸,就跟母親說的一樣,雖然他不可能記住這一幕的。不要走,爸爸,拜託你不要走。可是爸爸還是走了,身影迅速地沒入黑暗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瘸子倒下的瞬間,小白從腰帶兩側抽出刀子,右手正握,左手反握。小白謹慎地接近男人。刀鋒在夕陽下閃著紅光。他望著小白僵硬而猶疑的側臉。小白不可能敵得過那個男人。他知道,小白也知道。那男人瞬間就擊殺了瘸子,他看到瘸子手中的甩棍即將擊中男人,接下來瘸子就如壞掉的玩具般癱在地上,完全看不到男人的動作。他接著模擬小白的視線,想像小白將如何攻擊那男人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