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401 (1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轟隆巨響自腦後與耳邊炸開,視線隨劇痛陷入黑暗,麻痺感往四肢蔓延,頸部以下的軀體毫無知覺,他努力撐開雙眼,眼前的漆黑摻雜著光點,軀幹宛陷在飄浮夢境般癱軟無力,睡意侵蝕著他的意識,直到他想起自己的太陽穴剛被金屬甩棍猛然擊中,怒濤般的震動在腦中爆開,他往後傾倒,失足沿著階梯滾落,最後撞上破敗花園的低矮磚牆,視界消失前的最後映像,是瘸子猙獰的笑臉,以及瘸子身後的胖子冷硬的圓臉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13 Mon 2014 13:03
  • 17 #2

到站了,爸爸。--思緒被男孩的聲音打斷,他恍惚地望著自己的孩子,曾經單手就能抱起,如今體型與力量都超越了自己,十三年前他與妻子牽著這孩子走在沙灘上時,他從未想過會有今天。那天是他初次帶男孩去海灘。那是他與她求婚的海灘。男孩記得那個海灘嗎?他不忍心問,就連他的記憶也被消磨殆盡,對她也是。他無法清楚刻畫她的臉,他忘記有多久不曾拿出她的相片。他對她最後的印象,是她在車道上驚慌的臉,那張臉如烙印般燒進他的眼瞳,曾經在每個孤獨的夜裡讓他驚醒,如今就連她都隱入回憶的濃霧裡,成了沒有輪廓的抽象人形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12 Sun 2014 21:48
  • 17 #1

他望著對面熟睡中的女孩,塑膠座椅的摩擦力拉高了她的牛仔短裙,雪白大腿與桃紅色底褲嶄露無遺,她左前方身穿陳舊西裝的中年男子沉迷地盯著她的腿間,雙臂與肩膀微微抽動,西裝褲裡的雙腿時而用力、時而放鬆,彷彿即將撲向那女孩。他想像著西裝男的行動,其會在末班公車上與喧嘩的酒吧將這種女孩逼到角落,性侵這等做為不足以平復其飢渴,西裝男的渴望唯有殺死這女孩才能紓解。他瞄著西裝男細緻的雙手肌膚,那不是用來毆打的手,或許其手心裡藏著握刀磨出的繭。他想像西裝男以刀劃開女孩的胸部,從中掏出血淋淋心臟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她在黑暗的巷口下車,迷惑的情緒如雨雲般匯聚,她盤算著如何開口--嘿,會心電感應了!妳知道為什麼嗎?笨死了,但還能怎樣呢?她徬徨地走向那陳舊的建築,附近的氣氛漆黑而陰森,週遭大樓的燈光稀落而冷清。她來到建築前,整棟建築沒有絲毫燈火,她猶豫著是否要摸黑進去,隨後為這想法感到荒謬。她轉身準備離開,這時突然有人從建築內走出,那是氣惱男友沒跟自己去看傢俱的學妹。學妹的表情很輕鬆,然而看來異樣地蒼老,眼眶周圍掛著淚痕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男人溫柔地親吻她,輕巧地吸吮著她的唇,她的身體逐漸發熱,男人隨著將舌頭伸入與她交纏,同時以指尖滑過她的耳朵與頸背,酥麻感從背脊開始擴散,不消片刻她已雙腿癱軟、濕熱難耐,然而男人毫不著急,好整以暇地輕舔她的脖子,不時隔著胸罩搓弄著她的乳頭,搓弄間讓她更加焦躁,內褲已被體液浸透,溼黏的服貼感讓她既羞恥又興奮,而男人始終不動手褪去她的衣服,隔著裙子觸碰她的下體、即將碰到陰部上緣時又迅速地拉回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隔天,她跟大學時期要好的助教與學妹約了見面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背部傳來的冰冷觸感讓她逐漸甦醒,她試著移動身體,然而刺痛而僵硬的身體並未給她回應,透過勉強可動的手臂,她發現自己平躺在堆滿木屑的磁磚地板,緩慢恢復的視線與下腹傳來的壓迫感則讓她明白,她正被某個上身赤裸的壯碩男人壓制著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幾個小時像是做夢般在轉眼間過去,她現在來到客戶所在的大樓,盯著電梯的樓層顯示燈,同時回想著與小雅的對話。小雅沒有賣東西給她,也沒有刺探任何資訊,只有將礦泉水倒入厚重的玻璃杯,她們安靜地喝水,偶而與貓玩。從某個時點開始,她說起自己的事情,關於她大學的遭遇,關於她與前輩的婚外情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這甚麼?她撇著嘴嘀咕道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她在自己的房間裡醒來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劇烈的頭痛讓她斷然甦醒,黑暗中的液晶時鐘顯示為清晨四點,圓形彈簧床上只有她自己,漆黑中不見總監的身影,乾爽而整齊的床墊與前夜激烈濕黏的記憶難以交會,然而她赤裸的身體與遺失的內褲似乎印證著求歡的事實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環繞音響傳來的刺耳電子樂讓牆角的她焦躁難耐,她握緊了手裡的蘇打水,邊啜飲邊以警戒的姿態環視周圍。新進不久的男同事帶著酒杯與她攀談,毫不掩飾地對她釋放好感,她以僵硬的制式微笑應付著,直到男同事識趣地離開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社區公園的空氣瀰漫著盛夏的濕熱,毒辣的陽光下甚麼都白得發亮,他拿著罐裝冰咖啡沿著石子小路前進,步行之間大口灌下微苦的咖啡,週末特有的喧鬧聲從四面八方傳來,俗氣的流行音樂與孩子們刺耳的尖叫聲如洪水般直灌他的雙耳,一股無以名狀的暴躁從體內湧出,讓他疲憊地坐在長椅上搓揉臉頰與深呼吸,精神恢復後他抬起頭,眼前的公園正被無邊的巨大烏雲籠罩,原先晴朗的天空瞬間變得陰暗,先前肆虐不已的喧鬧聲彷彿已隨著陽光而消失,偌大的公園沒入了異樣的寧靜,在這片寧靜中,來自後方涼亭的水滴與氣泡聲顯得格外清晰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們當朋友吧,女人說,手中握著緊閉的行李箱。他望著那桃紅色的行李箱,那是她去年的聖誕禮物,他們還拉著它去了某個南方小島。他並未感到悲傷,雖然在女人走出門的瞬間,心中仍泛著被挖空的虛無感。他想到失去父母那天,當時他才六歲,變形的轎車、父母血肉淋漓的臉、親友們在葬禮上的做作表情,甚麼都記得,就是想不起當時的心情,而這件事本身比失去女人還讓他沮喪。

seanw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